首頁| 股票|財經|基金|理財|商業|區塊鏈

當前位置:財經中國 > 股票 >

國海證券上半年凈利3.9億 13億本金涉及12宗質押訴訟

2019-09-24 16:58 來源:中國經濟網

北京9月24日訊 (記者 韓藝嘉 華青劍)8月23日晚間,國海證券(000750.SZ)發布了2019年半年度報告。今年上半年,國海證券實現營業收入18.63億元,同比增長88.72%;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3.88億元,同比增長280.65%;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凈利潤3.87億元,同比增長281.18%;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為46.84億元。

國海證券在半年報中表示,營業收入增長的原因,主要是手續費及傭金凈收入、公允價值變動收益、利息凈收入增加。

截至2019年6月末,國海證券的資產總額為704.74億元,同比增長11.57%;負債總額為561.14億元,同比增長14.23%;資產負債率為75.41%,較2018年末上升1.20個百分點。

2019年上半年,國海證券主營業務分類別情況中,零售財富管理業務、銷售交易業務、投資管理業務三類業務營業收入較上年同期有所增長;企業金融服務業務、信用業務兩類業務營業收入較上年同期有所減少。

報告期內,國海證券零售財富管理業務營業收入為4.12億元,同比增長8.70%,營業利潤率比上年同期增長3.81個百分點;企業金融服務業務營業收入為5703.32萬元,同比減少13.36%;銷售交易業務營業收入為5.58億元,同比增長694.30%,營業利潤率比上年同期增長19.11個百分點;投資管理業務營業收入為4.73億元,同比增長64.89%,營業利潤率比上年同期增長2.98個百分點;信用業務營業收入為1.46億元,同比減少67.58%,營業利潤率比上年同期減少78.05個百分點。

在投資銀行業務方面,2019年上半年,國海證券完成IPO主承銷1家,承銷金額4.25億元;完成增發主承銷2家,承銷金額8.63億元;完成債券主承銷3家,承銷金額21.80億元。

據記者統計,今年截止目前,國海證券保薦2家IPO企業過會。4月25日,國海證券保薦的四川德恩精工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過會;6月20日,國海證券保薦的深圳科瑞技術股份有限公司過會。

另外,今年截至目前,國海證券未保薦企業登陸科創板。

2019年上半年,國海證券信用減值損失1.26億元。國海證券表示,信用減值損失增加主要是由于按新金融工具會計準則的規定計提信用減值損失。

其中,國海證券買入返售金融資產減值損失1.07億元,其他債權投資減值損失1746.00萬元。

截至2019年6月30日止,國海證券及主要子公司員工總人數為2595人,其中包括公司關鍵高級管理人員8人。

截至2019年6月30日,國海證券應付職工薪酬為4.05億元,上年末為3.65億元。

2019年上半年,國海證券支付給職工以及為職工支付的現金為5.57億元,上年同期為7.06億元。

2019年上半年,國海證券第二大股東廣西榮桂物流集團有限公司將持有的國海證券5513.67萬股無償劃轉至廣西金融投資集團有限公司。2019年3月19日,廣西金融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發布國海證券部分國有股權無償劃轉完成過戶公告稱,劃轉后,國海證券總股本不變,廣西金融投資集團共持有5513.67萬股,市值約3.52億元,占總股本比例為1.308%。

據2019年半年報,國海證券上半年共收到1張罰單。5月23日,江蘇證監局作出《關于對國海證券股份有限公司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決定》(〔2019〕46 號),因國海證券對發行人的募集資金使用監督不到位,未及時發現其募集資金存在未按約定用途使用的情形;公司出具的有關受托管理事務報告中,均披露發行人募集資金已用于補充流動資金或歸還借款。江蘇證監局決定對國海證券采取出具警示函的監管措施。

此外,據記者查詢發現,今年1月初,國海證券及財務顧問主辦人收到證監會警示函,然而并未在半年報中披露。2019年1月9日,國海證券及付航、周筱俊作為西安華新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華新能源)2016年重大資產重組的獨立財務顧問及主辦人,因未通過函證重大合同、走訪主要供應商和重要客戶、實地抽盤大額存貨、實地核查重要工程項目等方式,對華新能源重大資產重組標的資產的業績真實性及可持續性進行充分、廣泛、合理的調查,被陜西監管局采取出具警示函的監管措施。

截至2019年6月末,國海證券涉及股票質押訴訟12起,共涉及本金12.90億元。

第一起為公司起訴石某、彭某、韋某某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合同違約糾紛一案,涉及本金8619.34萬元。2016年5月18日,國海證券與石某簽署了《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業務協議》、《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協議書》,開展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公司按照協議的約定于2016年5月18日將融出資金支付給石某,并辦理了相關股票的質押登記手續。2018年5月15日,彭某、韋某某就石某的上述股票質押回購業務向公司出具《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業務補充擔保函》。

2018年6月12日,石某未按照協議的約定履行購回或補充質押的義務,彭某、韋某某未履

行擔保責任。公司于2018年6月15日向南寧中院提起訴訟,請求依法判令石某返還本金人民幣1.04億元,并按照合同約定支付利息、違約金及滯納金;彭某、韋某某對石某的上述還款義務承擔連帶責任。

目前進展情況如下:2019年5月27日,法院開庭審理了本案(公司已于2019年4月18日、4月19日通過場內處置的方式實現部分債權,訴訟請求已根據實際情況當庭變更,本金調整為8619.34萬元,利息、違約金計算方式不變)。2019年7月2日,法院作出《民事判決書》(〔2018〕桂01民初623號),判決石某支付公司本金8619.34萬元,利息62.85萬元,違約金150.84萬元;公司有權對石某質押給公司的1775.72萬股股票的折價、拍賣或者變賣所得價款優先受償;彭某、韋某某對上述債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訴訟費用由被告承擔。鑒于被告未簽收判決書,法院已于2019年8月13日開始履行公告送達程序。上述訴訟事項不形成預計負債。截至本報告出具之日,該事項尚未有其他進展。

第二起為某股權投資基金(有限合伙)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違約事項,涉及本金2255.50萬元。2015年4月20日,國海證券與某股權投資基金(有限合伙)(以下簡稱“被告”)簽訂了《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業務協議》。2016年8月11日,雙方簽訂了《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協議書》,開展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公司按照協議的約定向被告融出資金,并辦理相關股票的質押登記手續。

2018年6月24日,被告未按照協議約定履行購回或補充質押的義務。公司于2018年7月6日向深圳市福田區人民法院提起實現擔保物權申請,請求依法裁定拍賣或變賣被告質押給公司的標的證券771.00萬股,所得價款在被告承擔的全部債務(包括剩余融出資金本金人民幣2255.5萬元、未付利息以及訴訟費等相關費用)的范圍內由申請人優先受償。2018年11月6日,深圳市福田區人民法院作出[(2018)粵0304民特1302號]民事裁定書,裁定準許拍賣、變賣被告名下771.00萬股股票,公司在融資本金人民幣2255.5 萬元及利息人民幣136.28萬元之范圍內享有優先受償權。鑒于被告未履行生效判決,公司于2019年2月18 日向深圳市福田區人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截至本財務報表批準報出之日,該事項尚未有其他進展。

第三起為公司起訴何某某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合同違約糾紛一案,涉及本金1.35億元。2016年7月15日,公司與何某某簽署了《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業務協議》。之后公司與何某某開展了多筆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并逐筆簽訂《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協議書》。公司按照協議的約定向何某某融出交易資金,并辦理了相關股票的質押登記手續。

2018年6月12日,何某某未按照協議約定履行全部購回或補充質押的義務。公司于201年7月26日向南寧中院提起訴訟,請求依法判令何某某支付本金人民幣1.35億元、利息、違約金以及滯納金,并請求依法判令公司對何某某質押給公司的股票享有優先受償權。2018年8月14日,南寧中院作出《民事裁定書》[(2018)桂01民初808號、(2018)桂01民初809號],裁定查封或凍結何某某價值人民幣1.35億元財產。何某某于2019年1月30日向南寧中院提出管轄權異議。2019年3月28日,法院作出《民事裁定書》(〔2018〕桂01民初808號、〔2018〕桂01民初809號),裁定駁回被告提出的管轄權異議。被告對本案管轄權裁定不服,向廣西壯族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2019年7月2日,公司收到《民事裁定書》(〔2019〕桂民轄終27號、〔2019桂民轄終28號),裁定駁回被告關于管轄權異議的上訴,維持原判。2019年8月7日,法院開庭審理本案,目前尚未判決。截至本財務報表批準報出之日,該事項尚未有其他進展。

第四起為公司起訴陜西某公司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合同違約糾紛一案,涉及本金3315.00萬元。2017年3月15日,公司與陜西某公司(以下簡稱“被告”)簽訂了《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業務協議》。2017年4月12日,雙方簽訂了《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協議書》,開展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公司按照協議的約定向被告融出交易資金,并辦理相關股票的質押登記手續。

2018年8月10日,被告未按照協議約定履行購回或補充質押的義務。公司于2018年8月14日向南寧中院提起訴訟,請求依法判令被告返還本金人民幣3315萬元,并支付利息、違約金以及滯納金,并對被告質押給公司的股票享有優先受償權。2018年12月9日,鑒于被告未簽署司法文書,南寧中院刊登公告,擬定于舉證期限屆滿后第3日開庭審理本案。2019年3月11日,南寧中院開庭審理了此案;2019年7月30日,法院判決被告向公司支付本金3315萬元,利息40.30萬元,違約金436.88萬元,滯納金0.64萬元;公司有權對被告質押給公司的500萬股股票的拍賣、變賣所得價款優先受償;訴訟費用由被告承擔。截至本財務報表批準報出之日,該事項尚未有其他進展。

第五起為公司起訴邵某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合同違約糾紛一案,涉及本金1.80億元。2017年8月7日,公司與邵某簽訂了《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業務協議》。之后公司與邵某開展了多筆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并逐筆簽訂《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協議書》,公司按照協議的約定向邵某融出資金,并辦理了相關股票的質押登記手續。

2018年8月8日,邵某未按照協議約定履行全部購回或補充質押的義務。公司于2018年8月28日向廣西高院提起訴訟,請求依法判令邵某返還本金人民幣1.80億元、利息、違約金以及滯納金。公司于2018年9月7日提出財產保全申請,廣西高院于2018年9月13日作出《民事裁定書》(〔2018〕桂民初40號),裁定查封、凍結邵某價值人民幣1.82億元的財產。經協商,公司于2018年11月1日申請對邵某持有的148.07萬股標的股票及人民幣1855萬元的部分財產解除保全。2018年11月9日,廣西高院作出《民事裁定書》([2018]桂民初40號之一),裁定準予解除部分財產保全。本案擬定于2019年5月29日開庭審理。因被告向法院申請延期,法院決定延期審理。截至本財務報表批準報出之日,該事項尚未有其他進展。

第六起為公司起訴匡某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合同違約糾紛一案,涉及本金3510.00萬元。2017年3月27日,公司與匡某簽訂了《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業務協議》、《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協議書》,開展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公司按照協議的約定向匡某融出資金,并辦理相關股票的質押登記手續。

2018年8月21日,匡某未按照協議約定履行購回或補充質押的義務。公司于2018年9月7日向南寧中院提起訴訟,請求依法判令匡某返還本金人民幣3510萬元、利息、違約金以及滯納金,并對匡某質押給公司的股票享有優先受償權。公司于2018年9月18日提出財產保全申請,南寧中院于2018年9月18日作出《民事裁定書》(〔2018〕桂01民初1080號),裁定查封、凍結匡某價值人民幣3547.48萬元的財產。南寧中院于2019年2月21日刊登公告,擬定于舉證期限屆滿后第3日開庭審理此案。2019年5月27日,法院對案件進行了開庭審理,目前尚未宣判。截至本財務報表批準報出之日,該事項尚未有其他進展。

第七起為公司起訴某投資控股有限公司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合同違約糾紛一案,涉及本金4.70億元。2017年3月2日,公司與某投資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被告”)簽訂了《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業務協議》,之后雙方簽訂了《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協議書》,開展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并辦理相關股票的質押登記手續。

2018年8月17日,未按照協議約定履行購回或補充質押的義務。公司于2018年9月25日向廣西高院提起訴訟,請求依法判令被告返還本金人民幣4.70億元、利息、違約金以及滯納金,并對被告質押給公司的股票享有優先受償權。公司于2018年9月27日提出財產保全申請,廣西高院于2018年9月27日作出《民事裁定書》(〔2018〕桂民初46號),裁定查封、凍結被告價值人民幣4.73億元的財產。被告于2019年1月28日向廣西高院提出管轄權異議申請。2019年3月7日,南寧高院裁定駁回被告對該案管轄權提出的異議。2019年4月12日,公司接到法院通知,被告就管轄權異議裁定提出上訴,2019年7月1日,最高人民法院已受理。上述訴訟事項不形成預計負債。截至本財務報表批準報出之日,該事項尚未有其他進展。

第八起為公司起訴陳某某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合同違約糾紛一案,涉及本金2800.00萬元。2016年11月15日,公司與陳某某1簽訂了《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業務協議》,之后公司與陳某某1開展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并簽訂《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協議書》。 公司按照協議的約定向陳某某1融出資金并辦理了相關股票的質押登記手續。

2018年10月17日,陳某某1未按照協議約定履行全部購回或補充質押的義務。公司于2018年12月3日向南寧中院提起訴訟,請求依法判令陳某某1返還本金人民幣2800萬元、利息、違約金以及滯納金,并對陳某某1質押給公司的股票享有優先受償權。公司于2019年2月15日申請財產保全,南寧中院于2019年2月15日作出《民事裁定書》(〔2019〕桂01民初2號),裁定查封、凍結陳某某1價值人民幣2896.60萬元的財產。2019年5月6日,公司收到《民事裁定書》(〔2019〕桂01民初2號),法院裁定駁回被告提出的管轄權異議。2019年5月12日,被告就管轄權異議裁定提出上訴。截至本財務報表批準報出之日,該事項尚未有其他進展。

第九起為公司起訴陳某某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合同違約糾紛一案,涉及本金3700.00萬元。2016年11月28日,公司與陳某某2簽訂了《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業務協議》。之后公司與陳某某2開展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并簽訂《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協議書》。公司按照協議的約定向陳某某2融出資金,并辦理了相關股票的質押登記手續。

2018年10月18日,陳某某2未按照協議約定履行全部購回或補充質押的義務。公司于2019年1月2日向南寧中院提起訴訟,請求依法判令陳某某2返還本金人民幣3700萬元、 利息、違約金以及滯納金,并對陳某某2質押給公司的股票享有優先受償權。公司于2019年2月15日申請財產保全,南寧中院于2019年2月15日作出《民事裁定書》(〔2019〕桂01民初17號),裁定查封、凍結陳某某2價值人民幣3830.73萬元的財產。2019年5月6日,公司收到《民事裁定書》(〔2019〕桂01民初17號),法院裁定駁回被告提出的管轄權異議。2019年5月12日,被告就管轄權異議裁定提出上訴。截至本財務報表批準報出之日,該事項尚未有其他進展。

第十起為公司起訴陳某某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合同違約糾紛一案,涉及本金6500.00萬元。2016年12月12日,公司與陳某某3簽訂了《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業務協議》。之后公司與陳某某3開展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并簽訂《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協議書》,公司按照協議的約定向陳某某3融出資金,并辦理了相關股票的質押登記手續。

2018年10月17日,陳某某3未按照協議約定履行全部購回或補充質押的義務。公司于2019年1月2日向南寧中院提起訴訟,請求依法判令陳某某3返還本金人民幣6500萬元、 利息、違約金以及滯納金,并對陳某某3質押給公司的股票享有優先受償權。公司于2019年2月15日申請財產保全,南寧中院于2019年2月15日作出《民事裁定書》(〔2019〕桂01民初18號),裁定查封、凍結陳某某3價值人民幣6732.92萬元的財產。2019年5月6日,公司收到《民事裁定書》(〔2019〕桂01民初18號),法院裁定駁回被告提出的管轄權異議。2019年5月12日,被告就管轄權異議裁定提出上訴。2019年6月11日,公司收到《財產保全情況告知書》(〔2019〕桂01執保60號),法院對被告的銀行存款等資產采取了保全措施。截至本財務報表批準報出之日,該事項尚未有其他進展。

第十一起公司起訴陳某某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合同違約糾紛一案,涉及本金1.73億元。2018年5月21日,公司與陳某某4簽訂了《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業務協議》,之后公司與陳某某4開展了多筆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并逐筆簽訂《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協議書》,公司按照交易協議書的約定向陳某某4融出資金,并辦理了相關股票的質押登記手續。

截至2018年7月5日,陳某某4未按照業務協議約定履行全部購回或補充質押的義務。為維護自身合法權益,依據以上事實及理由,公司于2018年10月17日向廣西壯族自治區高 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經被告與公司協商,2018年10月29日公司向法院申請撤訴,2018年11月21日,法院裁定準許公司撤訴。因被告未能按照協商一致的約定履行相應義務,公司于2019年5月17日向廣西南寧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針對公司與陳某某4于2018年5月21日簽訂的《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協議書》對應的交易(約定標的證券數量為4620 萬股,初始交易金額為1.80億元,之后陳某某4已購回660萬元)違約事項,請求依法判令陳某某4返還本金1.73億元,并支付利息約531.76萬元(以本金為基數,按年利率8.0%,從2018年12月20日暫計至2019年5月7日),利息、違約金、滯納金按照合同約定計算至陳某某4實際支付止,并請求判令原告對陳某某4質押給原告的股票享有優先受償權,由陳某某4承擔本案全部訴訟費用。2019年5月17日,法院作出《受理案件通知書》(〔2019〕桂01民初2059號),決定立案受理上述案件。2019年5月24日,法院作出《民事裁定書》(〔2019〕桂01民初2059號),裁定查封、凍結或扣押陳某某4名下價值1.79億元的財產。2019年6月25日, 法院作出《財產保全情況告知書》(〔2019〕桂01執保172號),法院已對陳某某4的銀行存款等資產進行了凍結。2019年7月1日,公司收到法院傳票,法院將于2019年8月29日開庭審理本案。 截至本財務報表批準報出之日,該事項尚未有其他進展。

第十二起公司起訴貴州某公司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合同違約糾紛一案,涉及本金2488.15萬元。2017年5月12日,公司與貴州某公司(以下簡稱被告)簽訂了《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業務協議》及《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協議書》,公司按照交易協議書的約定向被告融出資金,并辦理了相關股票的質押登記手續。

截至2019年2月28日,被告未按照業務協議約定履行全部購回或補充質押的義務。為維護自身合法權益,依據以上事實及理由,公司于2019年7月11日向廣西南寧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依法判令被告返還本金、利息、違約金及滯納金合計2488.15萬元(利息、違約金及滯納金均暫計至2019年6月26日),利息、違約金、滯納金按照合同約定計算至被告實際支付止,并請求判令原告對被告質押給原告的股票享有優先受償權,由被告承擔本案全部訴訟費用。2019年7月16日,法院作出《受理案件通知書》(〔2019〕桂01民初2564號),決定立案受理上述案件。上述訴訟事項不形成預計負債。截至本報告出具之日,該事項尚未有其他進展。

國海證券作為資產管理計劃管理人發起的訴訟2起,共涉及本金5000萬元。

第一起為江蘇中聯物流有限公司2013年中小企業私募債券2期違約事項,涉及本金5000萬元。國海證券作為管理人的國海金貝殼贏安鑫1號集合資產管理計劃于2014年6月20日認購江蘇中聯物流股份有限公司(原名為“江蘇中聯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聯物流公司”)發行的“江蘇中聯物流有限公司 2013 年中小企業私募債券”,認購債券面值總額人民幣5000萬元。

截至債券兌付日2016年6月20日,中聯物流公司未履行私募債相關約定償還本息。2016年6月29日,公司代表國海金貝殼贏安鑫1號集合資產管理計劃向廣西壯族自治區南寧

市中級人民法院(以下簡稱“南寧中院”)提起訴訟。中國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宿遷分行對此提出管轄權異議。 2017年12月22日,廣西壯族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以下簡稱“廣西高院”)以民事裁定書[(2017)桂民轄終95號]作出撤銷南寧中院民事裁定[(2016)桂01民初417號],并裁定公司訴中聯物流公司、陳厚華、關宏、中海信達擔保有限公司證券承銷合同糾紛一案由南寧中院繼續審理。

目前進展情況如下:鑒于公司向破產清算管理人申報的相關債權需法院判決確認,2019年5月22日,公司收到《民事判決書》(〔2016〕桂01民初417號),法院判決中聯物流向公司兌付債券本金5000萬元和利息251.37萬元,陳厚華、關宏及中海信達對債務承擔連帶責任,案件受理費30.44萬元由中聯物流、陳厚華、關宏、中海信達承擔。同日,公司收到《民事裁定書》(〔2016〕桂01民初417號之二),法院裁定駁回公司對中國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宿遷分行的起訴。由于關宏、陳厚華等均未簽收裁判文書,目前法院正在履行公告送達程序。上述訴訟事項不形成預計負債。截至本報告出具之日,該事項尚未有其他進展。

第二起為廣西明利集團有限公司及林軍債權違約事項。國海證券作為管理人于2016年5月10日發起設立的國海明利股份1號集合資產管理計劃(以下簡稱“明利1號”)。該資產管理計劃為分級產品,根據合同的約定,若資產凈值低于人民幣0.80元,進取級份額持有人需履行補倉承諾。廣西明利集團有限公司及其董事長以簽署《資金補償合同》的方式承諾為優先級本金及預期收益率提供差額補償。

由于明利1號凈值持續低于人民幣0.80元,進取級委托人楊艷青未按照約定向該計劃追加資金以用于向優先級委托人分配當期優先級預期收益,也未按約追加資金進行補倉,該計劃于2017年4月11日向南寧中院提起訴訟。在明利1號到期終止時,資金補償方廣西明利集團有限公司、林軍未按照約定履行資金補償義務。2017年11月17日,公司向南寧中院遞交追加被告申請書,申請追加廣西明利集團有限公司、林軍作為共同被告。2018年5月29日,南寧中院作出《財產保全情況告知書》[(2018)桂01執保73號],對廣西明利集團有限公司所持有的土地使用權和股權進行了凍結。2018年12月6日,南寧中院開庭審理了該案,目前尚未宣判。截至本財務報表批準報出之日,該事項尚未有其他進展。

此外,國海證券子公司涉及2起訴訟,涉及金額3000萬元。

第一起為江蘇中聯物流有限公司2013年中小企業私募債券1期違約事項,涉及金額2000萬元。國海證券子公司國海良時期貨有限公司以自有資金于2014年3月12日認購中聯物流公司發行的“江蘇中聯物流有限公司2013年中小企業私募債券”,認購債券面值總額人民幣2000萬元。

截止債券兌付日2016年3月12日,中聯物流公司未履行私募債相關約定償還本息。經協商,延期至6月30日,仍無法償付債券本息。2016年8月22日至24日,杭州市下城區人民法院法官、代理律師與國海良時期貨有限公司員工赴中聯物流公司所在地江蘇省宿遷市辦理財產保全手續,并對本案涉及的中聯物流公司房產及土地使用權、銀行賬戶、公司股權等進行了查封。2017年8月21日,杭州市下城區人民法院以民事裁定書[(2016)浙0103民初5025號]判決中聯物流公司向國海良時期貨有限公司償還債券本金及利息,中海信達擔保有限公司、陳厚華、關宏承擔連帶清償責任。2017年10月9日,中聯物流公司就上述判決提起上訴。2018年3月19日,因上訴人中聯物流公司未履行二審訴訟義務,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法作出終審裁定,裁定本案按上訴人中聯物流公司自動撤回上訴處理,原杭州市下城區人民法院一審判決生效。

目前進展情況如下:此前法院已判決中聯物流向國海良時期貨償還債券本金及利息,且國海良時期貨向破產管理人申報的債權被予以全部確認;2019年1月2日,國海良時期貨參加了中聯物流第三次債權人會議。2019年3月4日,法院裁定認可破產管理人擬定的《破產財產變價方案修正案》,管理人將采用網絡司法拍賣平臺拍賣破產財產。上述訴訟事項不形成預計負債,截至本報告出具之日,該事項尚未有其他進展。

第二起為北部灣風帆債-百花醫藥1期私募債違約事項,涉及金額1000萬元。國海證券子公司國海良時期貨有限公司以自有資金購買由百花醫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百花醫藥”)發行的“北部灣風帆債-百花醫藥1期”私募債人民幣1000萬元。

截止債券兌付日2016年10月21日,百花醫藥未履行私募債相關約定償還本息。于2016年11月8日,國海良時期貨有限公司與其他投資者共同委托廣西北部灣產權交易所股份有

限公司向南寧市管轄法院起訴百花醫藥及擔保人鼎盛鑫融資擔保有限公司。

目前進展情況如下:2019年1月20日,國海良時期貨委托北部灣產交所參加了百花醫藥第一次債權人會議,并向管理人申報了債權。上述訴訟事項不形成預計負債,截至本報告出具之日,該事項尚未有其他進展。

此外,2019年7月26日,中國證監會公布的2019年證券公司分類結果顯示,國海證券評級為BBB。

根據《證券公司分類監管規定》,證券公司分為A(AAA、AA、A)、B(BBB、BB、B)、C(CCC、CC、C)、D、E等5大類11個級別。A、B、C三大類中各級別公司均為正常經營公司,其類別、級別的劃分僅反映公司在行業內風險管理能力及合規管理水平的相對水平。D類、E類公司分別為潛在風險可能超過公司可承受范圍及被依法采取風險處置措施的公司。

(責任編輯:關婧)

關鍵詞:

相關報道:

    相關新聞

    中国体育彩票36选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