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股票|財經|基金|理財|商業|區塊鏈

當前位置:財經中國 > 理財 >

重磅!區塊鏈信息服務納入監管 幣圈“禁而不止”亂象有望“熄火”

2018-11-01 15:52 來源:上海金融報

  日前,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以下簡稱“網信辦”)下發《區塊鏈信息服務管理規定(征求意見稿)》(以下簡稱《規定》)稱,為了規范區塊鏈信息服務活動,維護國家安全和公共利益,保護公民、法人和其他組織的合法權益,促進區塊鏈技術及相關服務的健康有序發展,區塊鏈信息服務提供者需要通過網信辦進行備案。這意味著繼“94”和“842”之后,區塊鏈行業的立法被提上日程。業內人士認為,該法律的出臺對區塊鏈的未來發展有重大意義。

 

  規范行業發展

  作為首部規范區塊鏈技術應用的法律法規,《規定》明確了區塊鏈信息服務的定義,是指基于區塊鏈技術或者系統通過互聯網站、應用程序等形式,向社會公眾提供信息服務。區塊鏈信息服務提供者,則是指向社會公眾提供區塊鏈信息服務的主體或者節點,以及為區塊鏈信息服務的主體提供技術支持的機構或者組織。

  此前,有大量所謂“區塊鏈”自媒體公眾號于今年8月21日被封停,隨后在9月封停了第二批,原因多為“涉嫌發布ICO和虛擬貨幣交易炒作信息”。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委員會等多部門曾聯合發文提示稱,一些不法分子打著“金融創新”“區塊鏈”的旗號,通過公開宣傳,以“靜態收益”(炒幣升值獲利)和“動態收益”(發展下線獲利)為誘餌,吸引公眾投入資金,并利誘投資人發展人員加入,不斷擴充資金池,具有非法集資、傳銷、詐騙等違法行為特征。

  “輿論造勢與推介、信息服務等是虛擬貨幣投機鏈條中的重要環節。事實證明,若不能在信息服務和傳播層面進行合規管制,就難以有效打擊虛擬貨幣投機熱潮。”蘇寧金融研究院互聯網金融研究中心主任薛洪言在接受《上海金融報》記者采訪時表示,2017年9月出臺ICO新規之后,監管層對于在境內開展ICO交易業務一直呈高壓態勢。但事實上,虛擬貨幣投機和區塊鏈炒作并未得到有效控制,一個重要原因就在于監管層缺乏有效抓手,僅僅切斷了金融機構對各類ICO業務的金融支持,未能有效阻斷虛擬貨幣交易借助互聯網渠道的傳播和交易。尤其2017年下半年,以比特幣為代表的龍頭幣價格出現暴漲后,一些資本大佬開始鼓吹區塊鏈投機,借助部分區塊鏈媒體的傳播和引導,在國內點燃了新一波炒作熱潮,幣圈出現了禁而不止,甚至越禁越火爆的亂象。

  “2018年7月,騰訊曾批量封禁了部分區塊鏈大號,對于打擊幣圈炒作發揮了積極作用。不過,鑒于封禁規定由騰訊做出,影響局限于微信公眾號,這些區塊鏈媒體的App、網站、小程序等并不受影響。”薛洪言進一步表示,此次網信辦發布《規定》,代表著更高層面、更具系統性的區塊鏈信息服務管理制度出臺,對于規范區塊鏈行業發展、進一步打擊各類違規ICO和虛擬貨幣交易行為等,有望發揮積極作用。

  江西財經大學九銀票據研究院高級研究員邵偉在接受《上海金融報》記者采訪時表示,《規定》首次以國家名義對區塊鏈行業提出具體規定,從而引導行業沿著正規化發展道路邁出了第一步。

 

  界定仍有不明

  不過,中倫文德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互聯網金融專業委員會主任陳云峰向《上海金融報》記者表示,一方面,《規定》的規范主體限定對象為境內服務提供者,并未區分由境外機構運作,但面向對象包含中國境內用戶,以及完全由境內機構運作,且面向中國用戶提供服務的情形。另一方面,根據《規定》,區塊鏈技術或系統作為信息傳播媒介,對于區塊鏈技術本身未作出明確定義。

  此外,根據《規定》,網信辦將對區塊鏈信息從業機構采取備案管理、年度審核、信息服務使用者實名制認證的方式進行管理,同時對區塊鏈信息服務提供者提出了相應的技術要求,以及在違法違約情況下的處置措施和處罰標準。《規定》還明確了區塊鏈信息服務提供者開發上線新產品、新應用、新功能,應當按有關規定報國家和省、自治區、直轄市互聯網信息辦公室進行安全評估。

  “對于安全評估標準,《規定》并未給出具體的方案,”陳云峰表示,根據《網絡安全法》第三十七條規定:“關鍵信息基礎設施的運營者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運營中收集和產生的個人信息和重要數據應當在境內存儲。因業務需要,確需向境外提供的,應當按照國家網信部門會同國務院有關部門制定的辦法進行安全評估。”因此,對于從業機構如何具體進行安全評估,《規定》應該進一步明確。

  監管機制亟待建設

  “根據《規定》,監管措施從區塊鏈信息服務著手,涵蓋交易服務、輿論傳播與推介、底層技術支持等多個環節,為區塊鏈領域的監管提供了有力的抓手。以此為契機,區塊鏈領域的傳播亂象、投機亂象有望得到根本性緩解。”薛洪言分析,站在區塊鏈行業內部角度看,監管對于幣圈和鏈圈的態度一直是截然分開的,對于幣圈嚴厲打壓,對于真正的區塊鏈產業則大力扶持,《規定》的出臺不會改變這一政策基調,對于前期大量涉足虛擬貨幣交易和推介的各類主體而言,去虛擬貨幣化將是唯一出路,行業內的優質資源將向真正的區塊鏈產業傾斜。

  值得一提的是,《規定》中并未提及“虛擬貨幣”。有業內人士認為,“《規定》提到的懲罰措施主要是針對空氣幣、傳銷幣的誤導宣傳,對真正踏實做事情的團體估計影響不大。”

  薛洪言進一步表示,虛擬貨幣交易具有天然的點對點特征和跨境特征,用戶之間點對點的交易很難根除。此外,境外不乏一些對虛擬貨幣持鼓勵態度的國家,讓“走出去”的幣圈機構有了庇護所,并借助互聯網渠道反過來重新服務境內用戶。但要徹底凈化區塊鏈行業的發展環境,單靠一國之力并不夠,還要加強國際間溝通與協調。比如,除各國政府尚有爭議的虛擬貨幣交易外,對容易達成監管共識的涉嫌非法集資的ICO行為,可嘗試構建跨境聯合打擊機制,讓違規行為無處藏匿。

  不過,邵偉則指出,從產品屬性監管來看,新規應當與各行業管理部門聯動監管,如邊緣計算的標準建設是人工智能領域發展的核心,也是把握未來智能社會走向的關鍵,行業協會的監管機制建設將是重點。邵偉建議引導式監管走上前臺,呵護新產業,培育新產業,政府部門應采取協同創新的政策予以積極引導。

  (原標題:重磅!區塊鏈信息服務納入監管 幣圈“禁而不止”亂象有望“熄火”)


相關報道:

    相關新聞

    中国体育彩票36选7